今日头条资讯新闻:女保姆喂老头吃自己奶|我的美

温热性.感的红.唇蜻蜓点水般吻到脸上,林家乐不由得有些晃神,难道这就是恋爱的感觉,似乎很不错的样子。

“家乐,明天见。”当回过神来,杜琪琪的已经羞涩的跑开了,身影逐渐没入楼道之中。

林家乐嘴角挂满了笑意,心里暗暗寻思:“才第一次杜琪琪就这么主动,还摸了她的**,岂不是用不了多久就可以”

对那种事儿充满向往的林家乐高兴坏了,哼哼着小曲朝家走去,当回到家中已经是九点左右,而王一岚却不在家中。

原来晚上出去散步的王一岚,突然碰到了那天故意占她便宜的中医老王头。

这老头虽然色.眯.眯的很不正经,但是吃过他的药之后,王一岚明显感觉气血顺畅了不少,刚好药也吃的差不多了,就被老王头以复查为名,哄骗到了家中。

老王头光棍一条,虽然老了,但那方面的需求却旺.盛的很,这不,王一岚一进门,这老家伙便目露精光,眼睛在王一岚饱满的双.峰上瞄来瞄去,主动说。

“林太太,这几天老朽忙的很,还好你是晚上碰到了我,正好借着机会,老朽再帮你复查一次吧。”

上次羞人的检.查被老王头故意占了便宜,至今王一岚心里任有介怀,可是老王头的药真的很管用,要不让他检.查,这老王头万一不给她拿药也是个麻烦事儿,毕竟用纸包裹.着的中药并没有名字。

想到这些,王一岚忍了,反正老王头这岁数,就算是想干点儿啥,恐怕也是有心无力。

然而王一岚哪里想的到,当她一躺到老王头的床.上,羞臊的拖.下**,这老王头下边硬的跟铁棍似的了,手更是忍不住直接以复查为由摸上了她的神秘,抠.弄了起来。

这老王头不.要.脸很,一边抠.弄着她下边,还假模假样的问她病情,甚至问她的私.密,跟老公多久弄一次。

开始王一岚还不好意思回答,反问老王头,这个跟病情有关系吗。

可老王头心机重的很,不但手指借着检.查**的名义弄的更快,还跟她说很重要,因为是妇科方面的病,涉及到了内分.泌失调,必须得了解房.事。

面对这样的情况,王一岚只好一五一十的回答。

这老王头兴.奋的要命,敢情还是个空旷许久的闺房怨妇,怪不得被自己弄了没一会儿,下边就湿的厉害,甚至还发出粗重的喘息。

好多年没弄过那事儿的老王头,开始垂涎了起来,心里嘿笑着,却板着脸对王一岚说:“要是这样的话,事情可就严重了,现在是例假紊乱,用不了多久可能会胸口涨疼,防患于未然,要不老朽帮你做个推拿吧。”

在老王头手指**下,王一岚亢.奋的要命,脑子迷糊糊的就答应了下来。

于是,老王头又像上次那样,一手抠.弄着她下边,一手握着她的大蜜.桃玩.弄了起来。

老王头不是林家乐,没有那一层伦.理禁忌,虽然也有羞齿心,但会少很多,面对这种**,王一岚没多久就不行了,嘴里更是忍不住时而发出闷.哼。


见此情景,这老王头自然是色上心头,上次在诊所没干成的事儿,现在就想着干上一次。

这王一岚不光有味道,而且还是**,现在这模样还想要的厉害,想想就有些**。

老王头忍不住道:“林太太,其实你的病主要长久没有男人滋.润,导致内分.泌失调,若是有一个男人的话,恐怕病情就会不治自解。”

听闻老王头的话,难受又舒服的王一岚心头一颤,脑子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林家乐那根硕.大的家伙,一时竟有些愣神,在老头的抠.弄下,竟有什么东西突然烹了出来。

老王头怎么会知道王一岚心里在想什么,看到王一岚这种情况,有的也只是亢.奋,以为王一岚很骚,自己一说话,就烹了。

于是老王头又大着胆子道:“可是,你老公常年不在家,这事儿真有些不好办,要不”

老王头故作为难,却不动神色的将自己硬的要命的命.根子在王一岚面前晃了一下。

王一岚岂能不知老王头的意思,这老东西居然想要跟她那样,被挑.逗出欲.望的她更是养的厉害。

“这老家伙真色,没想到一把年纪了,下边竟还挺大,不知道塞.进去会是一种什么感觉。”

王一岚羞臊的想着,转瞬又很是气恼,心想,老公不在家,自己就是找老王头看个病,让他占点儿便宜已经很不错了,怎么能跟他那样的呢,可是下边刚刚被他的手指弄的好舒服。

一时间,身.体上的欲.望,以及骨子里贞cāo在她脑子里来回冲撞,竟没有了主意。

见此情景,老王头激动的厉害,还以为王一岚默认了,颤颤巍巍的解.开了自己的腰带,逐渐露.出了自己的一杆老枪。

真的好大,虽然比不上林家乐的,但是却比丈夫林大海的要大,而且还凶,王一岚被吓到了,欲.望一下子就被点燃到了极致。

“大海不在家,做些什么他也不会知道吧,真的好想。”王一岚心里偷偷的想着,有些贪婪。

这时,老王头突然拉起了她的手,朝那一杆老枪碰去。

娇.嫩的小手,突然碰到了一个自己渴望已久的硕.大家伙,王一岚双腿猛的就夹.紧了,同时这种**又让她突然恢复了清明。

自己是有家庭有老公的,这怎么可以呢,何况还跟老王头同住一个小区,世上哪儿有不透风的墙,饶是想要的厉害,可还是急忙推开了老王头。

“老王叔,差不多”王一岚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控.制着内心的躁动,赶忙穿好了衣服。

继而又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面红耳赤的对老王头说:“我觉得之前的药,吃了效果挺好,要不您再帮我拿点儿吧。”

这种事儿办成了还好,可偏偏没有办成,老王头显得点儿尴尬,急忙提好了裤子,讪笑着说:“林太太,您别介意,刚才我也是想着给您治病,一时情急。”

说完,老王头挺着难受的一杆老枪去柜子里取药。

拿到药之后,王一岚便了离开。

女人有时候真的很奇怪,明明差点儿被老家伙干了,应该很生气,可想到老王头都硬成了那样,还是在家中,没有对自己坝王硬上弓,心里竟略有好感。

“算了,反正那老家伙只是占了一点儿小.便宜,没对自己那啥。”

这么一想,王一岚心里就释然了,一边朝家走去,一边回味着老王头手指带给她的舒服体验。

当回到家中已经是十分钟以后了,这一路的摩擦,王一岚身.体焦躁的更厉害,只想冲进洗澡间用水浇miè自己不能自控的浴火。

可是,进门后却看到了在客厅坐着看电视的林家乐。

“小妈,你干嘛去了,这么晚才回来?”

刚刚自己跟老王头发生的那些事儿别人怎么会知道,可听林家乐问起,王一岚心里却莫名的发虚。

“没,没什么,小妈刚才去处理了一些事情,你还没睡呢。”

被老王头的挑.弄,一路上的摩擦,面对林家乐一紧张,竟身.体一麻,下.身有什么东西,突然始料不及的涌了出来。

“嗯”王一岚被吓到了,这要是被林家乐发现还了得,忙咬牙皱眉,弓起了身.子,掩饰着自己失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