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情侣忍不住在楼道做,狗狗的巨大进体内&刘伟

另一边袁二壮见栗小彤总是喊救命,直接伸手将栗小彤推倒在草地上,然后扯开了她的上衣。


袁大壮见此也按耐不住内心的渴望,将桃花推倒在地,大手伸了过去。


老远的刘伟看见了这边的情形,立马大喝一声,“草泥马!给老子住手!”然后疯了似的朝这边跑了过来。


“小伟,救我!”见到刘伟,桃花和栗小彤两个人没命的喊了起来。


袁大壮见听到喊声,本能的扭头,看了看左边,没人,等他扭头想看右边时,却见一只四十三码的大脚朝自己奔了过来,想闪开已经万万不能了。


嘭!


这一脚正踹在他的侧肋上,袁大壮哎呀一声跌倒在草地上。


“草泥马!你是不是想死啊,居然敢欺负我嫂子!”刘伟怒道,袁大壮和袁二壮虽然他不是很熟,但是他还是知道这俩人是邻村二十亩地的两个二流子,所以下手也没留情。


见大哥被揍,袁二壮松开了栗小彤,然后和爬起来的袁大壮朝刘伟围了过来,“麻痹的,你找死是吧?”


哥俩都是身高马大,壮的跟牛似的,在他们以为刘伟这绝对是茅坑里点灯笼,找死。


可是,当年上学的时候就是打架有名的主儿,再加上刘伟当了两年兵,学了很多格斗技巧,所以很快的两个跟狗熊似的大个子就被刘伟给放倒在了地上。


此时,其他采药的女人们听到动静早已经赶了过来,袁大壮哥俩虽然还想接着跟刘伟干,但是见对方人多势众只好咬牙一句,刘伟,咱们没完,然后狼狈的跑了。


一个人居然收拾了两个比自己还高还壮的两个二流子,刘伟的形象在这群女人中间立马变得高大上了起来。


在回家的路上,刘伟甚至听见叫叶小翠儿的那个婆娘说要把她家的闺女给自己说说呢。


晚上吃饭的时候,桃花正色道:“小伟,嫂子跟你商量个事儿。”


“你说嫂子。”刘伟道。


“你觉得咱们村的郄媛媛那丫头咋样?”


郄媛媛的父亲叫郄金柱,母亲就是白天和刘伟一起上山采药的那个叫叶小翠儿的娘们儿。


郄媛媛今年二十二,比刘伟小两岁,小模样长得也还不错,不过刘伟听说她好像和村子里的孟朝阳好着呢,而且刘伟也不想和她处对象,“嫂子,这事儿就算了吧。”


桃花放下筷子,一脸愁容,“小伟怎么这么固执呢?非得在悠悠丫头那棵树上吊死吗?”


“嫂子,我既然已经答应了悠悠,不管多难怎么着我也得试试。”


“你呀,和你哥一样倔。”见此桃花又轻轻叹了口气也不再说什么了。


吃完饭,刘伟来到了村边,点燃一根烟正想着怎么才能搞定其他几个支委,就见柳金岭骑着摩托车朝镇子上驶去。


眨了眨眼睛,他将烟屁扔在地上然后起身朝柳金岭走去。


谁知到了以后却发现大门却锁上了,正想着下来有机会再跟杨小凤说的时候就听里面传来一阵阵哗哗的水声,不会是儿杨小凤这娘们儿在院子里洗澡吧?


四下看看见没有人过来,他便用手扒上了柳金岭家的墙头,借着从窗户里透出来的灯光就见院子里一个光着的身子,虽然只是一个背影,但还是让刘伟不禁低呼出声,“嫂子,你真美。”


正在擦拭身体的杨小凤听到声音吓了一跳,当回头看见是刘伟时,顿时起了反应。


正好柳金岭不在家,这正是又一次好机会。


这么想着便对刘伟娇声说道:“小伟,趴在墙头上看多不舒服,想看下来,嫂子让你看个够。”


“嫂子,我来了。”刘伟翻身跃下了墙头。


杨小凤将蘸了水的毛巾在肩膀上用力一拧,哗哗的水便顺着她那完美曲线流了下来,“小伟,帮嫂子打点儿香皂。”


“很高兴为您服务。”刘伟拿起地上的香皂就给杨小凤擦了起来,他心中腾起阵阵的火焰,“嫂子,你配合一点嘛。”


“你个小坏蛋,又想趁机占嫂子的便宜。”杨小凤娇笑一声配合着刘伟。


“嫂子真不愧是过来人,经验就是多,我这还没说话你就知道想干啥了。”刘伟拿着肥皂直接慢慢地擦拭了起来,只一下杨小凤就发出了声音。


“舒坦不?嫂子。”刘伟边擦边问。


“小伟,快过来。”杨小凤说着向前走了一步,两手在那棵大桃树上一撑。


“嫂子,别着急,我这就来。”刘伟三下五除二就脱了裤子。


“要是金岭看见我这个样子早就扑上来了,不过他没有你厉害,几分钟就完事儿,嫂子还是喜欢你。快点儿,色胚子……”


说到柳金岭,刘伟这气就不打一处来,如果不是那天刚好看见嫂子和柳金岭,怕是此时嫂子早已经被柳金岭给弄了。


有人说女人最听话的就是这个时候,不管你让她说什么她都会特别的乖。果然,人不欺我,刘伟暗暗一笑,“说柳金岭就是王八蛋。”


“柳金岭就是王八蛋……哦…快……”


刘伟嘴角浮现一丝笑意,这个时候大门突然被人砰砰的砸响了。


砰砰!


砰砰!


夜色中声音格外的震人耳膜。


“谁啊?你家死人了啊这么着急?”杨小凤僵硬着身子对着门大声嚷道。


“是我,小凤,我没带钥匙。”门外传来柳金岭的声音。


卧槽!


刘伟脸色当即就白了。


“不是乡长叫你喝酒吗?你怎么又回来了?”杨小凤绷着脸问完,然后望着院子里的山药窖朝刘伟努了努嘴,“赶紧去里面躲躲。”


“路上乡长打电话让我带两条烟过去,说没烟抽了。”柳金岭又道。


刘伟忙拎着裤子下了山药窖,杨小凤扯过毛巾在肩膀上一搭走过去开了大门。


“你个干什么呢?这么磨蹭。”柳金岭骂骂咧咧的走了进来。


杨小凤回道:“叫唤个屁啊,老娘在洗澡呢,你要是不怕被人看热闹就随便叫。”


见杨小凤光着身子,身上还有很多肥皂泡,柳金岭也不疑有他,“你洗你的吧,我拿了烟就走。”


说着打开手机的手电筒朝山药窖走去。


“咳咳,那你小心点儿,黑灯瞎火的。”杨小凤也实在没有办法阻止柳金岭下去了,只好用力的咳嗽两声提醒刘伟让他赶紧藏好。


下面的刘伟一听心里就毛了,上次没有被柳金岭发现,完全是因为他急着和杨小凤那个,根本就没完全下到山药窖里面去。


情急之间刘伟想到了那个暗门,只要躲进那里面,相信柳金岭也是不可能发现的,可是当他找到那个位置,用力一推的时候却发现那扇门竟然锁上了。


卧槽!


眼看手电筒的亮光越来越往下,刘伟再也顾不得许多了,只好又躲到了上次藏的那酒箱子后面。


不过,这次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躲过去,因为这次柳金岭下来可是拿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