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黑硕大粗大挺进花心,sm惩罚自己把腿张开,赤裸

「好吧,好吧,你这小鬼,就是怪点子多。」

说完后,妻子把一对nǎi子挤过来让阿健拍了几张照片,随后又转过身子撅起屁股靠向门洞。

三个男人又在我妻子屁股后面围了上去,也不知道此时是谁拿的摄像机,镜头又朝着妻子肥美的yīn部拉近……

紫黑硕大粗大挺进花心,sm惩罚自己把腿张开,赤裸娇妻

此时妻子的yīn部非常的洁净,肥厚的yīn唇耷拉在ròu洞口,红扑扑的非常诱人,阿健拿着相机对着那里拍了好几张。

「好了没有啦!人家被你这样看着,那里又要湿了呀!」妻子的yīn道口果然又开始湿润了。

「哈哈!你还真是个骚货啊!那好,我这就插你。」阿健说完把海生拉到我妻子屁股后面。

紫黑硕大粗大挺进花心,sm惩罚自己把腿张开,赤裸娇妻

海生把硕大的guī头抵在了妻子张开的yīn唇间,慢慢地摩擦,顿时guī头上亮晶晶的粘满妻子的yín水。

阿健拿着相机拍了几张这样镜头后吩咐海生插入,妻子湿漉漉的yīn道又被再次打开……

「啊……阿健啊,你今天怎么回事啊?都已经第三次了,啊……你真要弄死我啊……」妻子yín荡的呻吟。

「嘿嘿!我不是说了吗?今天我要插到你求饶。」阿健又拍了几张妻子的yīn道里被插入yīnjīng的照片后放下了相机。

紫黑硕大粗大挺进花心,sm惩罚自己把腿张开,赤裸娇妻

「啊……我……我……我不会求饶……啊……」妻子一边呻吟一边扭动着肥白的屁股。

「你可真是个骚货啊!我明天走了,以后谁还能来满足你啊!」阿健问道。

「我……啊……我……我也不知道啊……」妻子喘着粗气说。

「你为什么不去找海生、海亮兄弟俩啊?」

「啊……我不要,我不要他们……他们这种粗人我不要……啊……」妻子大声叫着,她哪里知道自己此时正被自己最看不起的粗人轮流奸污。

海生听了举手在我妻子的肥大屁股上狠狠地拍了一下,加快了抽送的速度,激起雪白的臀肉一阵激烈地抖动。

「啊……你……你……哦……哦……」

「又来了……到了……到了……哦……」妻子在海生巨大的yīnjīng飞快插送下又抵达了高潮。

海生猛的把湿漉漉的yīnjīng拔了出来,一束jīng液在空中划了一段弧线后落在木门上面。

海亮一把推开海生,对着我妻子还没有合拢的yīn唇插了进去……

我一边看着着yín荡无比的一幕,一边飞快的套弄着自己的yīnjīng,看到妻子被三个男人轮流奸污,我竟然非常兴奋。

突然,录像机那里传来「卡嚓」一声,电视屏幕上一片雪花,原来不知不觉间三个小时的录像带已经全部放完,而三个男人和我妻子的性交居然还没有结束。

我坐在沙发上,闭起眼睛,眼前全是刚才看到的画面……

「叮呤呤……」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是我,阿健,怎么样?看了录像带没有?」听筒里传来阿健是声音,还夹杂着火车的隆隆声。

「你…你***王八蛋!」我对着话筒破口大骂。

「哈哈!姚大哥,你不要生气嘛!你们夫妻得感谢我才是,我替你妻子找了一对比我更出色的性伙伴,呵呵!那两个粗人真的够粗!」阿健大笑着说。

「说实在的,你妻子的确是我遇到过最骚的女人,你知道昨天是谁先讨饶的吗?」阿健顿了一顿卖了个关子,「是我们,是我们三个人输了,输得心服口服,我们三人干到再也无法勃起,而你妻子居然还要,最后我不得不用了一根黄瓜给了她一次高潮,知道吗?是黄瓜,哈哈哈!」阿健的笑声是那样的刺耳。

「那兄弟俩说了,以后要带你妻子到他们工地上给那些如狼似虎的民工玩玩,哈哈!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开玩笑,我真的好想知道你妻子最多能应付多少男人,哈哈哈!」

「我没骗你吧,我没有射进你妻子的骚洞,不过,嘿嘿!以后你妻子的子宫一定会天天被灌满,哈哈哈!哈哈哈!」

「啪!」我实在不能忍受阿健疯狂的笑声,重重地把电话机摔在地板上。

我软瘫在沙发上,脑海里又浮现出yín荡的一幕:在一间破旧的工棚里,那些污秽不堪的民工排着队轮流奸污着我美丽赤裸的妻子,妻子丰满的身子上涂满了男人们的jīng液,而妻子还撅起肥白的屁股迎合背后男人们的插送,xiōng前圆润洁白的大nǎi子不停地晃荡,嘴里还不断发出yín荡的叫声……

(四)初尝恶果

天色已晚,我准备好了晚饭等着小惠回家,突然听见门外楼梯口的走廊里隐约传来一阵争吵声。

「啊!哎呦!你干什么!臭流氓!」一声女人的尖叫怒骂声响起,紧接着又是「啪」的一记清脆的声响。

我听着感觉是妻子小惠的声音,急忙从厨房里奔了出来,透过大门上的探视镜向门外张望。

没错,果然是妻子小惠,只见她杏眼圆睁,怒目注视着站在她对面的海亮。

「妈的,臭娘们,你敢打我!」海亮用手掌捂了一下半边脸骂道,他的脸上清晰地印着几条红红的手指印。

「打的就是你这死乡巴佬,当心再被捉进去吃几年官司。」此时的小惠双手插着小蛮腰,激动得涨红着脸蛋,样子看起来凶巴巴的。

「你……你……你个臭娘们,小心我揍死你。」海亮似乎被触及了痛处,激动得结结巴巴的语不成声,说完还真的扬起了拳头……

我一看情况不对,正要开门冲出去的时候,发现海生赤着膊开门走了出来,于是我决定静观其变,重新俯身看着门外的一幕。

「住手!怎么回事啊?吵什么呀?海亮,你打一个女人家害不害臊啊!」海生摁住海亮的手责骂道。

「哥,是那臭娘们先打我的,你看看。」海亮指着自己的脸给海生看。

海生侧脸看了一下弟弟的脸后转身对着小惠说:「小惠啊!看不出你娇娇嫩嫩的,出手也太重了吧!把我弟弟的脸都打肿了,都是为什么呀?」

小惠听了冷笑一声:「哼!他那是活该,你自己问问他,他刚才对我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