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被男同桌塞跳蚤,别别摸那里还在上课/我们的

“行了,上床的事你欠先着吧。我可不想做到一半时你的手又出了事,真把我给吓到不举了你赔的起嘛。不过等你的手好了之后,咱们可得一晚上大战三百回合!”想起刚刚被打断的好事,顾风心里还是有些不满。

“三百……回合!?”贺绍然瞪大眼睛看着顾风,想笑又不太好意思笑出来。

“怎么你还不相信我的能力!?”顾风感觉自己的男性自尊心受辱,眼神特别认真的瞪了回去。

“相信!相信!”贺绍然赶紧连连点头,脸上终于有了浅浅的笑意。

上课被男同桌塞跳蚤,别别摸那里还在上课/我们的爱

两人之间的气氛一下子就轻松了许多。贺绍然也许是因为终于将隐藏多年的心事讲了出来,虽然心中仍有伤痛,但整个人还是放松了不少,此时面部表情柔和,眉眼弯弯,唇边含笑,本就长相不错的脸蛋又增添了些许温柔,竟然让顾风看的微微失了神。

顾风赶紧摇摇头,就冲着贺绍然和严瑾之间那剪不断理还乱的复杂关系,自己还是和他保持单纯的“合作”关系吧。

52质问

贺绍然也只是在医院简单治疗了一下,感觉不怎么疼之后就出院了。医生一再叮嘱贺绍然要小心保护自己的手,虽说已经是半残废了,可是要再磕着碰着的话,那整只手都别想要了。

顾风也就真的开始全力支持贺绍然争夺贺氏。本来贺绍然的那堆亲戚看到他弄伤了严伦的手,得罪了严瑾,又受伤住院还被贺老爷子免了职,一个个的都等着看贺绍然的笑话呢。可没想到贺绍然没了严瑾,身边却又多了个顾风,不仅没被赶出贺氏,还在顾风的帮助下再次恢复原职,而且越来越得到贺老爷子的重用。那堆亲戚眼红的要命,但是在生意上又斗不过顾风,便开始造谣中伤贺绍然和顾风。

顾风是GAY的事在上流社会是人尽皆知,所以这谣言也挺好编的。无非就是贺绍然利用身体换来了顾风的帮忙。虽说这事也算是真的,可自从两人的第一次就因为贺绍然的手受伤被打断后,顾风和贺绍然也就没再上过床。不过谣言在有心人的怂恿之下传的飞快,很快整个贺氏就都传遍了。人人都有一颗热爱八卦的心,顾风与贺绍然的关系越传越离谱,甚至两人上床时用什么姿势都被人描述的绘声绘色。

贺可心自然也知道了顾风帮助贺绍然的事,虽然最近一段时间贺可心为了照顾严伦很少去公司,但贺可心在贺氏亲信众多,很快便有人打来电话告诉了她,顺道也就把谣言的事一起说了出来。

“严瑾,绍然已经伤愈出院回公司上班了。”贺可心挂断电话回到病房,装出很高兴的样子对坐病床旁边的严瑾说道。

“妈,是真的吗!?太好了,绍然哥的手没事!”严瑾都还没来得及开口,躺在病床上的严伦倒是立刻欣喜若狂的喊了出来。

上课被男同桌塞跳蚤,别别摸那里还在上课/我们的爱

“恩。”严瑾虽然只是简单的应了一声,但脸上的表情却明显放松了下来。严瑾心想严伦都还在住院,贺绍然却已经伤愈出院,看来他手上的伤势的确不太严重。

其实严伦很早之前就可以出院了,只是贺可心给医生塞了钱,医生一直说严伦的伤势如何如何严重,需要完全养好才能出院。贺可心就是想利用严伦的伤死拖着严瑾,不让他和贺绍然见面。

“听说绍然回公司后突然和顾氏的顾风来往密切,顾风将顾氏与贺氏所有的生意全都交给了绍然打理,而且在其它事情上顾风也是鼎力帮助绍然。顾风是同性恋的事人人都知道,现在公司里已经有了传言说绍然是靠着和顾风上床才换来了他的帮忙……”贺可心一边说话一边仔细观察着严瑾的反应。其实贺可心也看出来严瑾和贺绍然之间不太正常,但是又没有真凭实据,故意这么说就是想一方面抹黑贺绍然,另一方面试探严瑾。

“顾风!”严瑾脸色猛的一沈。

“瑾哥哥,你怎么了?”严伦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小伦,我现在要出去一下,让妈在医院陪着你。”严瑾强硬的掰开严伦一直拉着自己的手。

“瑾哥哥,你别走!”严伦眼眶里立刻就蓄满了泪水。

上课被男同桌塞跳蚤,别别摸那里还在上课/我们的爱

“小伦听话,我现在必须要出去,一会儿就回来。”严瑾也不管严伦了,说着话就已经站了起来,急匆匆的离开了病房。

严瑾开着车飞也似的赶往贺氏。

严瑾在听到贺可心说顾风突然开始帮助贺绍然之后,再加上贺绍然陪顾风上床的那个谣言,脑袋里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贺绍然曾经说起的那个顾风要求与他“更进一步的合作”的事情。

严瑾的火气一下子就冒出来了,记得自己当时就和贺绍然说过让他不要再和顾风见面了,有什么事自己会帮他,但他现在为什么又和顾风在一起了,而且从贺可心的话里不难看出两人已经开始“更进一步的合作”了……

严瑾怒气冲冲的到达贺氏,直接冲进了贺绍然的办公室。

“贺绍然!”贺绍然正在低着头办公,严瑾压制住怒火低吼了一声。

“严瑾!”贺绍然抬起头,吃惊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你是不是已经与顾风‘更进一步的合作’了!?”严瑾冲到贺绍然面前,瞪着眼睛紧盯着他。

当初严瑾为了严伦把贺绍然逼到赔了一只手进去,却竟然连送到医院都不肯,住院期间一次都没来看望过,现在却突然上门来质问贺绍然。若在一切事情发生之前,贺绍然会觉得严瑾是在吃醋,心里还不知道会高兴成什么样子。可现在贺绍然只觉得严瑾荒谬可笑,他以为他是谁,有什么资格来质问自己。

“是。”贺绍然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回答道。

“你……”严瑾怒火更胜,上前一步逼近贺绍然,两人身体几乎贴在了一起。

贺绍然毫不退缩,微仰着头迎接严瑾的瞪视。

严瑾突然猛的伸出手开始撕扯贺绍然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