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在床上摸大腿揉胸,嫂子喘着气对我说快快给

──────────── 加油的分割线────────────────

不记得是第几天了,孝然光溜溜的身子只穿著一件纯白的睡衣,她想一个小宠物一样被圈养这,白天在屋子里到处游荡,晚上则成了侍寝的妓女,她甚至不能忍受这些,只是因为她觉得自卑及那些yīn谋作祟,甚至开始不相信任何人,也整日缩在角落里不肯移动。

屋子外面喇叭声滴滴响,那个人……回来了。

孝然缩在角落的身体一个哆嗦更深入的缩在里面,即使那只是个墙角,三面都是水泥,她也恨不得将自己的肉体收缩起来。

哢哒──门开了

“然儿,你怎麽在这呢?”说著将孝然拦进怀中,一阵抚慰“这帮该死的,竟然这麽对你,我飞处罚他们不可。”将她小心翼翼的放置在床上,裹好被子,她的身体不再僵硬,因为这个男人已经好几天没有碰自己了,也只是那样搂著自己对耳边说著悄悄话,然後是温暖的进入梦乡。

男女在床上摸大腿揉胸,嫂子喘着气对我说快快给我快痒死了,哑奴

这个男人为什麽不一样了呢?自从那天之後便这样温柔,每日离开前,睡觉前都会在自己额头上印下一吻,这些温柔都会让她有些涟漪,只是单单允许她离开这间屋子。

抱著冰冷的身体,孝然混混沈沈只是听到吵杂的声音而後便是一阵黑暗。

“然儿,我的宝贝,你是我的,从那天你救了我之後,我便发誓你是我的。”说著煽情的话,风至深有些哽咽,他是强硬,但是那只是把她留在身边的手段,现在他折了她的翅膀,她不能再飞,他也没有顾忌,可是更不希望因此失去她。

这个样子持续了几天

生病的孝然恍惚听见召唤,那些话语顺著耳朵流淌进心灵,渐渐撑开眼睛医生说的营养不良,下体撕裂,精神低迷都开始恢复,长长的睫毛在眼皮的抖动下忽闪忽闪的抖动,像两篇蝴蝶的翅膀。孝然好像做了一个很美的梦,梦里有温暖的怀抱,有蜡烛,还有美味的晚餐,啊,是烛光晚餐呢,和妈妈在一起,虽然看不清楚脸,但是那个温馨的场景就是妈妈,她确定。

张开眼睛,本以为是天堂,可是依旧是那个看了无数次的天花板,家里没有一个人,屋子里却摆满了仪器,从布置上看,风至深这几天都是在旁边的沙发上匆匆解决睡眠的,因为此时他正在那里睡觉呢。

悄无声息的下床,孝然的脚踩在长毛地毯上,软绵绵的,如果在上面做爱一定十分舒爽吧。

想著想著便走向那个人。

他没那麽英俊了。

这是第一个想法,俊俏的脸上长满的胡茬,头发蓬松而凌乱,整个眉头都皱起来,再没了那些意气风发,身体蜷缩起来,那麽大的人就只像个孩子般的窝在不足一人的沙发上。

伸出小手指,孝然触碰到他的眉心,希望那抹难过能够少一些。这一下将浅眠的他弄醒,晶亮的眼睛虽疲惫依旧闪烁,看著这个突然醒来的人,他一阵吃惊,只一下便跳了起来,将她绵软的身子拥进怀里。

这个他期待的身体啊,他不想再失去,如此珍惜。

男女在床上摸大腿揉胸,嫂子喘着气对我说快快给我快痒死了,哑奴

孝然明白了,自己在他心中如此重要,而他又是和自己一样的人,他们同样是孤独而失去温暖的人,於是她也拥住他,用最小的力气,却是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