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文舌头推进她紧致|我很想爱她

闻言郑国凯连连摆手:“算了算了,你还是带雷大力一起去吧。反正雷大力虽然傻,但是他从来不惹事。”


开玩笑,新来的那个小帅哥可是比郑国凯帅多了,要是让他跟张晓兰一起去县里听课,那搞不好俩人就听到床上去了!


相比之下,还是傻子雷大力比较令人放心,所以郑国凯才安排雷大力跟着张晓兰一起。


到了这时候雷大力才明白,感情县里下午有一场课要听,张晓兰主动申请说自己想去。


可这种听课实际上都是走走形势而已,去不去根本无所谓,张晓兰实际上就是想去县城逛街玩。


郑国凯当然知道这点,如果他有空的话,自然会带张晓兰去县城。


可是现在偏偏他还有事,就只能让张晓兰找别人一起,而张晓兰最终选择了雷大力。


片刻后,张晓兰和雷大力已经站在公共汽车站牌前了,俩人要乘坐公共汽车去县城。


一路上张晓兰始终都用火辣辣的眼神盯着雷大力,嘴角还挂着迷死人的笑容,看得雷大力都忍不住快起反应了。


他心说张晓兰真浪啊,面对这么浪的女老师,他真恨不得狠狠地用大手拍张晓兰后面几下,感受那充满弹性的地方。


不过目前俩人还在公共场所,所以雷大力不能这么做。


“雷大力,你放心吧,我已经跟你嫂子打了招呼,你嫂子知道你中午不回家吃饭了。”张晓兰笑道。


雷大力傻呵呵点头:“我知道了。”


很快,公共汽车来了,里面坐满了人,甚至都有不少人站在车上。


看到这一幕,张晓兰和雷大力也是愣了下,不过很快他们才想起来,最近县里似乎有商场在搞活动,所以下面乡镇上很多人都去县城逛街,这才导致公共汽车上的人多了起来。


不过俩人还得去县城一趟,虽然听课就是走个形势,但张晓兰再怎么着也得去听课的地方签到,之后才可以跑出去逛街,所以这一趟是必须得去的。


没办法,两人只好挤上了这辆车。


车里人真是太多了,而且各式各样的人都有,就是漂亮女人不多。


毕竟农村里漂亮女孩要么是在上学,要么就是跑出去打工了,真正留在农村里的却是很少。


张晓兰一上车,瞬间吸引了整个车里男人的目光,纷纷用色眯眯的眼神盯着她,而车里的女人们见了她则是冷哼一声。


对于男人们这种眼神,张晓兰早就习惯了,她也不在意,上车后找了个地方扶着站在那里,而雷大力就在她旁边。


很快,车子缓缓发动了,张晓兰也交了两人的车票钱。


起初还一切正常,可是渐渐地,张晓兰开始觉察出不对劲来,有人开始摸她后面!


没错!因为车上的人实在是太多了,站着都非常拥挤,所以张晓兰也就只能挤在男人们中间。


她的后面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看起来还算老实,故而张晓兰才放心站在他前面。


可没想到,正是这看似老实的男人,却正在用手侵犯着她的后面。


今天的张晓兰穿着的是一条紧身浅色牛仔裤,上身还是白色衬衫,外面加上一件马甲式的外套。


而她明显感觉到,来自背后那双罪恶的大手正放到她的大腿上,轻轻地抚摸起来。


一想到在摸自己的就是后面那个老男人,张晓兰心里就说不出的恶心。


虽然她在学校里也是和郑国凯做那种事情,可郑国凯也才刚刚四十左右,而且长得还算小帅,所以她才会和郑国凯搞在一起。


而后面那个看似老实巴交的男人长得实在是有些对不住观众。


一想到自己正被这样一个恶心的男人摸着,张晓兰就觉得浑身上下难受的很。


可是这是在车上,她又不能直接喊出来,那样固然能把这恶心的男人给驱逐,但搞不好会有人把这一幕拍成视频发到微信朋友圈去。


这年头微信朋友圈的威力简直太大了,只要是够劲爆的话题,两三天时间就能传遍全县,甚至还能传到其他地方去。


如果真让人拍了,搞不好就会以标题“美女老师公车被中年大叔咸猪手”,那样她张晓兰也就出名了!


张晓兰当然不想这样出名,可她也不能继续忍受下去,因为那只罪恶的大手见她不反抗,已经开始缓缓往上挪动了,即将要触碰到她那充满弹性的后面!


就在这时,张晓兰忽然看到了前面的雷大力,对了,这个时候找雷大力啊!


她赶忙拍了雷大力的肩膀一下,大声道:“雷大力,你那边还有空吗,我上你那边去!”


见张晓兰说话,那只罪恶之手赶忙抽走了,显然是被吓了一跳。


很快,张晓兰也分开人群来到雷大力前面,刚好这边已经是靠着边了,雷大力旁边没有人,张晓兰就干脆站在这里。

如此一来,她所接触的男人就只有雷大力一个,反正她不讨厌雷大力,和雷大力就算有点亲密接触也没什么。


期间车子停了几次,不过只有上车没有下车,渐渐地,雷大力和张晓兰也就只有一点点空间了,两人只能紧贴在一起。


而这边也没有扶手,遇到不好的路段时,车子摇摇晃晃,雷大力还差点摔倒。


见状张晓兰就红着脸低声说:“雷大力,你要不抱着我吧,我抓着这边的扶手,你抱着我的腰,这样就不会摔倒了。”


闻言雷大力一愣,随后心中大喜,这可是个大好的机会啊,他早就垂涎张晓兰了,不过两人自从昨天在杂物室之后一直没什么机会近距离接触。


现在张晓兰主动开口让雷大力抱着她,那雷大力自然不会不从,于是他傻呵呵一笑,就那样自然而然抱住了张晓兰柔软的腰肢。


看到这一幕,周围的男人们顿时眼睛都直了,原本雷大力和张晓兰就已经靠得很近,眼下就完全全全贴在一起。


张晓兰的俏脸上也是通红一片,特别是被雷大力抱住纤腰后,她更是忍不住浑身颤抖。


虽然她不是什么贞洁烈妇,甚至还背着老公出轨郑国凯,但那都是偷偷摸摸的。


在偷摸的时候,她会表现得比较浪一些。


可是在人多的时候,她却是会表现得更羞涩,就像现在这样,这还是她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被老公以外的男人搂着腰,而且还是从后面抱着这种羞耻的姿势。


就在张晓兰觉得心里很害羞时,突然间她也意识到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那就是雷大力的生理反应!


没错,和张晓兰紧紧相贴,感受着她那充满弹性的后面,雷大力也是忍不住开始起反应了。


虽然张晓兰比雷大力个子矮,但是她站着的地方却是高一些,这就导致她和雷大力差不多处于同一水平线上。


当雷大力起了反应后,张晓兰立刻就感受到那硬邦邦的东西,浑身也是忍不住的颤抖着。


天呐,雷大力竟然当着大庭广众的面,在抱着自己的时候起反应了!


张晓兰害羞的想着,同时心里也是颇为得意,连一个傻子抱着自己的时候都会起反应,看来自己对男人来说还真是难以抵挡的诱惑!


很快张晓兰又发现了一个问题,随着雷大力的生理反应,她也觉得硌得慌,车里空间这么小,如果任凭雷大力继续发展下去的话,待会还不得把自己给硌死?


想到这里,她咬咬牙,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只见张晓兰稍微踮起脚尖,让自己的双腿升起一部分,等她再次放下脚尖的时候,原本那顶着她后面的伟岸已经被她夹在双腿中间。


没错,就是夹在双腿中间,这也是张晓兰想到的唯一能解决问题的办法。


她这么做,却是让后面的雷大力震惊了,没想到张晓兰竟然能想到这种好办法,刚才雷大力也是在担心这件事,可是却让张晓兰给轻松解决了。


而且更加让雷大力震惊的是,这样被张晓兰夹着,那种感觉也真的是很爽!


虽然比不上昨天晚上和嫂子赵玉英做的时候爽,但昨天晚上全程都是嫂子在上面操作,而雷大力则是被动享受。


可今天却不同,这个姿势,却是让男人最主动的姿势。


随着公共汽车的颠簸,车里的人左摇右晃,而雷大力也趁机开始在张晓兰后面做起了轻微的运动。


一开始张晓兰还没反应过来,可是渐渐地她也觉得有些不对劲,车子颠簸的时候,雷大力撞击自己几下还算正常。


可是车子不颠簸的时候,雷大力为什么还在撞击自己?


当她低下头看着那正在前后移动的伟岸时,立刻就明白了一切,感情雷大力无师自通,竟然开始做起了最原始的动作。


这下子张晓兰也是大为吃惊,心说雷大力竟然会做出这种动作,这也实在是太有天赋了。


像雷大力这么有天赋的人可真是不多,特别是他还是一个傻子。


张晓兰忍不住慨叹,这男人不管是傻不傻,最原始的本能都是一样的,只要给他们机会,他们都知道怎么干那事。


这样被雷大力悄悄地撞击着,虽然自己无法直接的享受,可张晓兰却是收获了别样的刺激感。


她还是第一次这么玩,渐渐地,她开始配合起雷大力来,每当雷大力往前撞击的时候,她总是会恰到好处的往后挺一下,这样就加强了撞击的力度。


张晓兰第一次这么做的时候,雷大力还吓了一跳,心说难道张晓兰是生气了?


可很快他就明白了,张晓兰并不是生气,而是开始配合起自己来。


这下子雷大力也满心欢喜,心说这样的话就更爽了,于是他也更加积极的撞击起张晓兰来。


甚至于,到了后来,张晓兰还主动伸出小手抓住了雷大力的伟岸前端,那种强烈的刺激感搞得雷大力差点当场就缴枪。


从村里到县城只有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虽然两人在车上搞了很多小动作,可到最后雷大力还是没能发泄出来。


等快到了县城的时候,他就主动凝神静气,让自己的小伟岸放松下来,这样才避免被人们发现他和张晓兰的尴尬一幕。


下车后,张晓兰妩媚的看了一眼雷大力:“怎么样,在车上的时候你好像又疲劳了?”


雷大力傻呵呵笑着:“是啊,又觉得累了。”


“嘻嘻,先跟我去签到,等签到完,咱们就找地方,我好好帮你缓解下疲劳!”张晓兰笑嘻嘻的。


听课的地方就在县里的某个大楼里,张晓兰带着雷大力来到那里,进去签到一下,之后就偷偷溜了出来。


反正听课和她也没什么关系,她就是趁机出来玩的。


等溜出来后,张晓兰带着雷大力走出大楼,两人都忍不住了。


张晓兰四处看了下楼梯口,发现没人也没有摄像头,于是直接蹲了下来。后面高高翘起,挡住楼梯口下方,这样即使来人了,一下子也看不到他们在干啥。


雷大力有些措不及防,刚想发作,感觉自己的裤子拉链被拉开了,张晓兰咽了咽口说。


“先来一发,这里刺激!”说着,她毫不犹豫的张开了嘴。


雷大力受不了,闭着眼睛,突然楼梯口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一道疑惑的声音响起。


“老婆!你怎么来了,你和这个傻子在这干什么?”这熟悉的声音不是别人,正是张晓兰的老公杨建林!


张晓兰浑身一僵,转身看着那边开车过来的杨建林。


杨建林把车停靠在路边,下车后满脸惊喜:“老婆,你来县里也不跟我说一声!”


“啊,我……我是来县里听课的。”张晓兰有些紧张,不过幸好这会雷大力很配合,在那里傻呵呵的站着,时不时地还往周围看几眼,满脸傻气。


“是这样啊!”杨建林恍然大悟,“你来听课,怎么还带着个人来,这个不是你们学校里那个傻子吗?”


杨建林经常去学校探望张晓兰,所以也就见过雷大力几次,认出他来也是正常。


听到杨建林叫自己傻子,雷大力心中大怒,心说老子这个傻子回头就要给你戴一顶大大的绿帽子!


而张晓兰也是娇嗔一句:“别这样说雷大力,他怎么着也是我们学校的同事,而且人家还是过来一路保护我的。”


“好吧好吧,既然老婆大人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就不再叫他傻子了。”杨建林一笑,接着又道,“你们学校来县里听课不都是走过场吗,听完课你打算去哪?”


见老公问到了点子上,张晓兰连忙说道:“听完课我想买点辅导资料,正好有别的老师也托我帮忙挑几本,所以我就打算去新华书店逛逛。”


“是这样啊,那我开车带你们去吧,正好我下午没事。”杨建林笑道。


闻言张晓兰很惊讶:“老公你今天不用去找客户吗?”


杨建林叹了口气:“不找了,找了那么久都没找到一个靠谱的客户,我也累了,出来转转休息一下。”


听他这么说,张晓兰眼里顿时闪过几分鄙夷,她这个老公真是太没用了,不光在床上没用,在事业上也是没用,简直就是个废物!


但她表面上还不能这么说,只得安慰道:“没事老公,那你送我们去新华书店吧,之后你再回去找客户。”


“不啦,我跟着你们一起去书店挑书,正好我也很久没去书店,过去转转也挺好。等挑选好书,我再把你们送回学校。”杨建林笑道。


这下张晓兰心中郁闷极了,但老公都这么说了,她也不好再拒绝。


就这样,雷大力和张晓兰就坐杨建林的车来到了新华书店,进了书店,三人直奔二楼教学辅导材料区域。


接下来张晓兰就做出一副挑选教辅材料的样子,而杨建林则是在旁边看着。


至于雷大力,他知道恐怕今天是没机会让张晓兰帮自己松快松快了,于是干脆就在这新华书店里随意溜达起来。


正溜达的时候,突然那边杨建林的手机响了,接通电话,原来是他一个客户找他有急事。


这下子杨建林就不得不回去了,跟张晓兰说了声:“老婆,我这边客户有点急事,得先去处理,最多一个小时,处理完我就回来,你慢慢挑着辅导书啊!”


闻言张晓兰想说让他不要回来了,但她明白杨建林的意思,这是想晚上送她回学校后,再和她一起住在她租的院子里。


可是一个小时时间,这也比较充足了,等杨建林离开后,她立刻放下手里的辅导书,然后走到雷大力身边低声道:“大力,一分钟后来洗手间!”


说完她就匆匆跑到洗手间去了,而雷大力也就按她说的,一分钟后也去了书店的洗手间。


这里的洗手间还算正规,雷大力才走到洗手间门口,就被张晓兰拉着进了男厕。


说来也巧,女厕全部都满了,只有男厕的隔间还有位置。


张晓兰心知机会只有一次,如果这次不好好把握的话,恐怕她下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机会和雷大力在一起。


所以即便是男厕所,她也是坚定的跑了进来,拉着雷大力一起走进最里面的隔间。


才进去后,张晓兰俏脸红扑扑的,低声说道:“大力,待会你可千万不要出声,不管我做什么,你都不要出声,明白了吗?”


闻言雷大力傻呵呵一笑:“不出声。”


张晓兰点点头:“好,只要你不出声,那我就让你好好松快松快,不会那么累了。”


等交代完这些,她就蹲了下来,这隔间的空间比较小,她蹲下来,隔间就显得很拥挤了。


因为时间有限,张晓兰没怎么迟疑,很快就把雷大力的裤子扒了下来。


见她这么猴急,雷大力也是觉得有些无语,心说你真的那么想要吗?


再次见到那伟岸,张晓兰又有种眼晕的感觉,当然更多的还是兴奋。


她颤抖着双手抓住雷大力的伟岸,忍不住亲吻起来,就像是一个视财如命的守财奴亲吻自己珍藏的金币一般。


等亲吻了好几分钟,雷大力的伟岸也就直接昂扬起来。


这时候张晓兰也忍不住了,干脆直接站起身,迅速把裤子脱了,露出那黑色的镂空内衣。


看到这黑色内衣,雷大力也是忍不住兴奋起来,男人对于这种内衣都是非常敏感的,同时那伟岸也更加昂扬。


张晓兰妩媚的看着雷大力,柔声道:“大力,待会你从后面进来,记得进来的时候一定要温柔哦,千万不能太用力。”


雷大力嘿嘿一笑:“好的。”


随后张晓兰就两手扶着隔间门,随后改为一只手扶着,另外一只手则是引导起雷大力来。


片刻后,伴随着张晓兰撕心裂肺般的喊声声,雷大力终于和她达成了负距离接触!


这一接触就是将近一个小时,雷大力把之前在公共汽车上没有释放出来的精力全部释放出来,而张晓兰则是苦苦支撑,勉强控制自己不叫出声来。


这里可是公共场所,如果声音太大让人听到了可就糟糕了!


而就在差不多一个小时左右时,雷大力和张晓兰也进入了最后关头。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男厕所的门开了,还传出了张晓兰无比熟悉的嘟囔声。


“真是的,电话都关机了,难道是没电了?”


没错,这就是张晓兰老公杨建林的声音,他竟然在这个时候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