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缓地拉下吊带_不许穿内裤方便我做

低着头小心翼翼的坐在了周建国身边,作为董事长秘书,她也是要做会议记录的。


会议正式开始,周建国先发表了演讲,看着意气风发的周建国,李芸的内心一片火热,想到周建国之前的调戏,李芸赶紧并拢了双腿,但是她忘记了身体还有东西,这一动不得了,阵阵强烈的快感刺激着她的大脑,使她浑身无力。


在众目睽睽之下,李芸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咬牙记录着会议纪要。


轮到大家进行工作汇报时,周建国才发现了身边小秘书的异样。


“舒不舒服,这么多人在,是不是觉得很刺激。”周建国悄悄的对李芸说道。


这一刻,李芸要是可以,真想一口咬死周建国,狠狠瞪了他一眼“这让我怎么见人,都是你的馊主意,早不试晚不试,偏偏赶到这时候。”


“还有更刺激的呢,让你尝尝。”周建国拿出手机,打开了软件。


李芸刚想阻止,体内连绵起伏的感觉让她差点叫出了声,周建国已经打开了开关。


李芸捂着小嘴,生怕周围的同事发现。


“赶紧停下来.........”李芸焦急对周建国说道。


“这才哪到哪,这才是最低档的,你再试试最高档的。”周建国虽然正襟危坐,但是从嘴里说出的话却无比轻佻。


不容李芸拒绝,周建国把开关开到了最大。


“啊..........”一声尖叫响彻整个会议室,大家纷纷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看向李芸。


“你怎么搞得,这么不小心,写字都能被笔扎到手。”周建国赶紧关掉了手中的开关,故作生气的训斥着李芸。


“好了好了,继续开会,没事。”周建国赶忙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


会议继续.............


“求求你了,别再打开了,大不了回了办公室再让你试。”李芸哀求道。


“这可不够,除非.........”周建国拉长了声音。


“还怎么样,我是绝对不会跟你越过最后一步的.........”李芸倔强的坚持道。


“不会的,没有你的同意,我是不会跨雷池一步的,我只是想让你.........”周建国看了看李芸的红唇,又低头看了看自己下身。


李芸瞬间明白了周建国的意思“不行,我男朋友都没让我那样过........”李芸的小脑袋疯狂摇摆。


“那就继续咯,反正我无所谓。”周建国故作要重新打开开关。


“不要不要,我答应了好吧,求求你别再打开了。这样我就没脸见人了。”李芸屈服了,飞快的同意了周建国的要求。


眼看会议进行到了尾声,周建国宣布结束会议,至于李芸,根本一个字都没听进去,更别提记录会议纪要了。


看着大家都散了,周建国才起身准备离开,没想到刚一转身,就听见李芸哎呦一声。


原来李芸浑身发软,没站起来,又一屁股摔在了凳子上。


看到周建国不但没伸手扶她反而在嘲笑她,一阵羞愤涌上心头,眼圈不由自主的红了。


看到李芸要哭出来,周建国知道要适可而止了,再过分的话就真要惹恼自己小秘书了,之前的工作就前功尽弃了,万里长征可就只差最后一步了。


“好了好了,别哭啊,我看看摔到哪了,疼不疼。”周建国像哄孩子一样哄着李芸。


看到周建国这么温柔的道歉,李芸破涕为笑“讨厌,要不是你,我怎么会出这么大丑,这是哪门子惊喜啊,简直是灾难。”


周建国扶起李芸,却发现李芸的凳子的异样。李芸顺着周建国的目光看过去,羞涩的扭过头去,向周建国撒娇道“别看了,赶紧走,都赖你........”


看着周建国似笑非笑的神情,李芸羞得抬不起头。


周建国清理好现场的痕迹,扶着李芸回到办公室,幸好一路上都没碰到人,要不然李芸真的没脸见人了。


快走到办公室门口,周建国凑到李芸耳边“别忘了你刚才答应的。”等了好半天,才听到了一声比蚊子声大不了多少的回应。


周建国听到了回应,加快了脚步,李芸察觉到了周建国的兴奋,羞涩之余,内心竟然还有一丝期待。


进了屋,周建国坐在自己的老板椅上,并没有着急,而是先拿出了手机,打开了开关,开到了最大档。


李芸一下蹲在了地上,玲珑曲线的娇躯不停颤抖,白嫩的肌肤浮起一片红晕。


“求求你赶紧停下来吧。”李芸哀求道。


“忘了你刚才答应过我的了,到了你承诺诺言的时候了。”周建国满脸荡漾。


“什么时候完成你的诺言,什么时候我就关了开关。”


无论李芸怎么恳求,周建国始终无动于衷,李芸被刺激的快要昏迷过去了。


李芸无奈,只好手脚并用,爬向周建国,不是她不想站起来,而是身体已经不允许,颤巍巍凑了过去。


就在这时,办公室外传出了敲门声“董事长,有急事找你。”


李芸听到声音,小心脏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她想起身逃离这里。


周建国并没有没有让李芸就这么躲起来,这个机会正是他计划中的一部分,他要磨灭李芸的羞耻感,勾起她心中的渴望。


之前还犯愁怎么创造这样的机会,没想到机会就这么自己送上门了,他更加不能放弃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


死死的控制住了李芸,对着门外喊了一声“进来!”

等汇报工作的同事离开后。


正当周建国靠在椅子上回味着刚才的感觉,李芸突然放声大哭“你怎么能这么下流,你就这么欺负我的么………”


周建国对这突如其来的的哭声吓了一跳,连忙起身想去把李芸抱起来,李芸一巴掌拍开了周建国的手,“别碰我!”


周建国挑了挑眉毛,耐着性子安慰道“我哪有欺负你了,这不是咱们都痛快的事么………”


李芸咬着牙转身离开了办公室,她要好好考虑一下是不是要继续在这里工作下去,气愤倒是没多少,更多的是羞耻感让她难以接受。


周建国正要追出去解释,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这个电话一般情况是不会响的,只有遇到紧急情况才有人打这个电话,周建国顾不上出去追李芸了,赶忙接起了电话。


“老板,M公司正在大量收购我们公司的股票。”


“我现在就过去!”周建国放下电话,正准备出去,发现自己送给李芸的’礼物’让李芸带走了,这会还在李芸的身上。


周建国嘿嘿一笑,他知道,李芸这边暂时不用理会了,只要东西被拿走了,李芸就跑不出他的五指山,她最后还是会自己回来的。


李芸转身出了办公室,直接下楼打车回家,她现在迫切的想离开这里,等上了车,她才发现,她的身上还’带’着周建国的礼物。由于之前适应了节奏,刚才走的匆忙,根本没注意到,但是现在想拿也拿不下来,只能等到回家再说。


到了家里,李芸赶紧脱掉了裤子,贴在身上,实在是让她难以忍受。


等脱掉裤子,李芸再次看到了在自己身上闪闪发光的钻石,,钻石这种东西是任何女性都无法抗拒的,李芸也是一样,虽然此刻钻石的位置在那羞人的的地方,但是李芸一样被它深深的吸引。


“我都在想些什么。”李芸感觉自己的脸有点烫。


李芸准备洗澡,所以必须先把钻石拿出来,不能一直让它在身上放着。


随着随着钻石完全离开李芸,李芸瘫软在床上,她突然有点怀念上班的日子,周建国的一言一行都牢牢印在她的脑海里,久久不能消失。


李芸摇了摇头,起身把周建国送的礼物藏好,这东西可不能让男友看到。


张宏晚上回家发现李芸在家已经做好了饭,感到很惊讶“你最近不是公司很忙,每天都要加班么。”


李芸随便找了个借口“哦,已经忙完了,公司给我放了一段时间假。”


其实之前的加班也只是借口。哪有什么加班,就算是加班,也只是给周建国’加班’而已……….


张宏并没有发现李芸神色异常,吃完饭没多久,两人就躺到了床上。


李芸白天受了太多的刺激,内心早就十分渴望,她努力挑逗着男友,希望他能一解自己的空虚。但是张宏的行为却让她大失所望,草草了事,便翻身睡了过去。


李芸没有办法,只好故技重施,一个人偷偷来到了厕所,正当她准备伸手的时候,突然想到被自己藏起来的东西,于是她把东西翻了出来又偷偷回到厕所,感觉像是做贼一样。


高科技产品就是不一样,虽然现在没有周建国的控制,但是通体黄金搭配尾部镶嵌的钻石给人以强烈的视觉效应。


尽管比之前要舒服很多,但是想到白天的感受,李芸就有点不满了“哼,那个流氓,说好的教我怎么用,结果从头到尾都是他在用,我一点没学会。”李芸咬牙切齿的想着周建国。


时间缓缓流淌。


李芸已经在家休息了5天,公司并没有开除她,只是扣掉了休息的时间,算是请假。


刚开始的时候李芸在家还优哉游哉的,但是到后来心里却开始惦记周建国“这人怎么能这样,人家都已经做到那种地步了,还想怎么样,人家生气了也不知道哄一下,打死你打死你…….”


李芸把床头的玩偶当做周建国,小拳头飞快的捶打着玩偶,嘴里嘟嘟囔囔的发泄着不满。


远大集团……..


周建国这几天忙得脚不沾地,对手公司想要偷偷收购远大集团,他忙着反击,只有到了晚上,才回到王梦瑶那里放松一下。


王梦瑶的乖巧可爱让周建国流连忘返,虽然每次都到天明,但白天周建国却依然神采奕奕,反而王梦瑶每天都瘫软在床上昏昏欲睡。


因为忙碌,周建国也没有时间给李芸打电话,要是知道李芸因为这个在埋怨他,他怎么也要抽出时间慰问一下自己的小秘书。


这次的绝地反击让M公司一蹶不振,在周建国的打压下,M集团濒临破产。


周建国决定乘胜追击,争取一举吞并M公司,这样远大集团将再次扩张,变成跨国集团。


周建国既然做出了决定,当即买票带领团队飞往美国,M集团是美国的公司,在国际市场上有着很强的影响力,周建国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决定吞并M集团。


跟王梦瑶交代了一声,周建国就匆匆赶往机场。


就在周建国刚上飞机,李芸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李芸决定还是自己主动打个电话。


事情往往是如此的巧合,周建国刚把手机关机,李芸的电话就打了过来,等待李芸的只有那冰冷的关机提示。


李芸发现周建国手机关机,心里有点忐忑不安。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以为周建国还在生她的气,不想接她的电话。


周建国要是知道李芸的想法,必然啼笑皆非。


周建国一行人匆匆赶往美国,下了飞机直奔酒店,他们要赶紧制定计划,以最快的速度收购M集团,防止M集团被其他人盯上。


计划一直聊到深夜,周建国洗了个澡准备睡觉,这时酒店的房门忽然被人敲响。


周建国披上浴袍起身开门,刚把门打开,一个火热的娇躯就扑进了他的怀里。


周建国下意识的伸手抱住了来者。


进屋的是一个金发碧眼的美人,水汪汪的大眼睛散发着皎洁的光泽。


周建国定睛一看,原来是老熟人。


进来的美女叫做安娜,是周建国在美国的合作伙伴,同时也是周建国的情人。


两人是在一次合作中相互熟悉,安娜爱慕周建国的气质,也臣服于周建国的轻装。


周建国沉迷于安娜的容颜,二人一碰既合,就这么走到了一起。


周建国发现是安娜,也就放下心来,他住的酒店就是安娜公司旗下的,安娜能找到这里也没什么奇怪的。


“亲爱的,你想我了么。”安娜在周建国的怀里娇声问道。


看着安娜的绝世容颜,周建国并没有说话,而是用行动证明了一切。


两个人一直持续到天亮,要不是考虑到白天还有事,周建国还能继续下去,让安娜见识一下他的思念到底有多深。


一番云雨过后,安娜趴在周建国解释胸膛上,小手不停地画着圈“这次你是为了M集团来的吧。”


周建国一激灵,大手狠狠地拍了一下安娜的翘臀,惹得美人一阵娇呼。


“你是怎么知道的。”周建国顾不上其他的了,他就怕消息被别人泄露出去,那他可就前功尽弃了。


“之前你跟M集团打擂台,大家都知道,这时候你来美国不是为了M集团,难道还是旅游的么。”安娜白了周建国一眼。


周建国暗自松了一口气,只要没人把消息泄露出去就好,他这次来美国几乎没人知道,除了公司的几个骨干成员,就连公司的内部员工都不知道董事长已经不在公司了。


安娜也是碰巧才见到了他,只要他注意自己的行踪,应该问题不大。


就在二人耳鬓厮磨的时候,M集团董事长办公室里,一个白人老头正在向下属大发雷霆。


这个老头正是M集团的董事长威廉.史密斯


“你们这群废物,什么事都办不好,眼看公司都要破产了,你们却一个办法都没有,养你们有什么用!”老头激动地挥舞着手中的文件,破口大骂。


“赶紧想办法,两天之内,要是在想不出办法,全部滚蛋!”老头把下属赶出了办公室。


他呆坐在老板椅上暗自后悔,要不是一时的贪婪,妄想吞并远大集团,也不回落的这样的下场,没想到远大集团的实力这么雄厚。


周建国这边正在紧锣密鼓的忙活着,他派出手下悄悄联系了M集团的各位股东,以高于市场价的价格拿到了股东手中的股份,同时遥控指挥国内的远大集团,疯狂的收购散户手中的股票。


但是到最后却出现了问题,拼劲全力收购的股份只占到百分之四十九,这不能让周建国完全控股。


虽然威廉手里的股权只有百分之四十,但是还有一个神秘股东不知道是谁,万一威廉与其联合,那周建国岂不是欲哭无泪。


就在周建国焦头烂额的时候,安娜再次登门,发现了周建国的状况,不但没安慰周建国,反而笑出了声。


“你怎么这么没有同情心,我这都要愁死了,你还在一边看热闹。”周建国不满的说道。


“不就是没达到控股标准么,你还差多少。”安娜捂嘴轻笑。


“有一个股东手里还有百分之十一的股份,但是我不知道是谁。”周建国发愁道。


“你说的人好像是我哟……..”安娜眨了眨明亮的大眼睛,无辜的说道。


“别闹了,让我想想办法。”周建国挥了挥手,他以为安娜再跟他开玩笑。


“没有骗你,我说的都是真的。”


看着安娜一脸肯定,周建国内心一阵狂喜,紧紧搂住安娜的娇躯,疯狂的在地上转着圈。


“开放我下来,我都被你转晕了。”安娜不满的拍打着周建国健壮的后背。


“你真是我的福星,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亏了的,一分钱都少不了你的。”周建国轻轻放下了安娜。


“这可不够,不是钱的问题”安娜心性感的小舌头舔了舔她的红唇。


“还有什么条件。”周建国愕然。


“那就是………”安娜轻声在周建国耳边呢喃,温热的气息让周建国耳朵一阵发痒。沁人心脾的体香撩拨着他的心弦。


听了安娜的条件,周建国哈哈一笑“完全没问题,今天晚上一次喂饱你。”


拿到了安娜手里的股权,周建国的心情一下大好,晚上的战斗力直线上升,让安娜连连告饶。直到安娜承受不住,周建国才算放过了她。


第二天一早,周建国准备去M集团跟威廉摊牌了,准备好资料,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安娜,走出了酒店。


来到M集团,不顾前台的阻拦,径直来到了威廉的办公室,推门而进,发现威廉正在训斥下属。


看到办公室进来的陌生人,老威廉想都没想,直接呼唤保安,要把周建国撵出去。


“你别着急,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周建国,是远大集团董事长。”周建国笑眯眯的介绍着自己。


听到周建国的介绍,威廉阻止了保安的动作“你来做什么?”老威廉的语气并不友好。


“我是来收购你手中的股权的。”周建国不紧不慢的说道。


“不可能的,你怕是疯了吧,我怎么可能卖给你,慢走,不送!”老威廉觉得自己太阳穴要爆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