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笔下的趵突泉,你还记得多少?

突泉年复一年地喷涌着。20世纪30年代初的某日,庄严的波涛声突然变得热烈而亲切。从一双圆圆的眼镜片后射出的动情的目光,使它超乎寻常地感受到,此刻站在身边的是一位远道而来的知己。


1930年夏至1934年秋初,老舍在济南齐鲁大学文学院教书,闲暇时写了许多文章描述济南的山水风景。在众多名胜中,他特别喜爱趵突泉。


老舍和趵突泉


老舍先生对趵突泉观察得最细,描写得最真,这是因为他就住在趵突泉附近的南新街。这里与花墙子街相对,而趵突泉就地处花墙子街。


老舍从他的住处出门右拐,向北走大约10分钟即可到趵突泉。他经常沿花墙子街,踏着清泉石上流的青石板路,到趵突泉观泉赏水。有时和夫人胡絮青两人,有时约上几位好友。趵突泉的壮观景象,时时激励着这位作家。


他在《趵突泉欣赏》这篇名著中,是这样描写趵突泉的:


泉太好了。泉池差不多见方,三个泉口偏西,北边便是条小溪流向西门去。看那三个大泉,一年四季,昼夜不停,老那么翻滚。你立定呆呆的看三分钟,你便觉得自然的伟大,使你不敢再正眼去看。永远那么纯洁,永远那么活泼,永远那么鲜明,冒,冒,冒,永不疲乏,永不退缩,只是自然有这样的力量!冬天更好,泉上起了一片热气,白而轻软,在深深的长的水藻上飘荡着,使你不由的想起一种似乎神密的境界。


池边还有小泉呢:有的像大鱼吐水,极轻快地上来一串水泡;有的像一串明珠,走到中途又歪下去,真像一串珍珠在水里斜放着;有的半天才上来一个水泡,大,扁一点,慢慢的,有姿态的,摇动上来,碎了;看,又来了一个!有的好几串小碎珠一齐挤上来,像一朵攒整齐的珠花,雪白。有的……这比那大泉还更有味。”


在趵突泉面前,老舍惊呆了,恍惚进入超凡的境界,等他回过味来,感慨地说:“设若没有这泉,济南定会丢失了一半的美。”


泉水滋润着泉城的脉络,淳朴自然,让所有的日子与泉一起,不急不缓地细水长流。


THE


END


- THE END -


图片来源于赞荷/网络


部分文字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