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头好大,下面好多水水—绑在柱子上用毛笔调教

想到这里,沈博雅的眼神变得愈发的刁钻古怪,脑子里的念头也闪过了无数。照说这奇楠,以他的浅见来看,上品非绿棋莫属,怎么样都会稍带黄色。但这个珠子,居然不带一点杂色,颜色纯得像水沉一般。他正准备伸手摸的时候被孔雀打下,“别乱摸,这个太软了,会留印子的。上面好几个都是我掐的印子呢!”说话的时候腮帮子鼓鼓的,满脸怨色但也显得天真可爱。

“你这是黑棋?”沈博雅装得老道,趁她不注意的时候还是摸上了一把,手感软得细腻,指甲一掐果然留上了印子。

“喂!”孔雀赶紧缩回了手,蹲下来身把袖扣捡了起来单手扣好。护着宝贝似地跟沈博雅远离了许多,似乎是再也不让他碰到那串佛珠。看她那表情,还真是恨不得一巴掌打在沈博雅的脸上。

奶头好大,下面好多水水—绑在柱子上用毛笔调教——风情万种(高干)

沈博雅笑笑也不甚在意,把手凑近鼻尖细细的嗅了嗅,心里有些了然,更甚的,还是意外。

“作为赔礼,吃饭去吧?”他双手插在口袋里,眼睛微眯,眼下的卧蚕显得特别明显。嘴角那一点笑容更是妖孽。

就是这种魅惑人心的妖精最容易让人不分东南西北。孔雀几乎都忘了刚才沈博雅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了,她就觉得肚子饿,然后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沈博雅觉得好笑,只得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对不起了小丫头,刚才多有得罪了。”

孔雀也不说话,率先往门外走着,走到门口的时候抽了卡片,“快走撒,你要是觉得对不起我,等下就把车子开远点带我出去吃饭,这里冒得么司好吃的,我也不想吃这些菜。”

“你的个嘴巴还蛮刁咧。”嘴上是这么损着,但是沈博雅也是颇有绅士风度的人,见着电梯门打开了,他先给用手在门上挡着,让孔雀先进了,自己才进去。她又不是瞎子,自然看得出来这细致的动作。

待下了楼之后,孔雀才问,“博雅先生,肯定不少人会觉得你对人极好而且颇为绅士吧?”

这话不能接,接了会显得自己脸子大不说,还特臭屁。不管是谦虚还是实打实的说,抑或者是完全的反驳,都是一种自大的表现。沈博雅听得出来,孔雀这话里有陷阱,他只是笑,“我做什么事情给你这么大的错觉了?”

“没什么,只是想着看你请我吃饭的份上奉劝一句,有时候太绅士了会给人错觉,错觉自己很特别。”

孔雀这话里的意思,沈博雅倒是有点儿听不出来了。他摸不准,到底是应该多想,还是应该就着字面上的意思理解。

故地重游(二)

相处下来,他也基本上是把孔雀的脾气摸得差不多了。这个女人最大的特点还是三个字:摸不准。你要跟她正着来,她非要跟你歪着掰;等着你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打算跟她歪着搞的时候啊,她又跟你义正言辞的正着来了。你这搞得下地?那完全是跟不上趟!不过这呆了一段时间那还是跟当初初见的时候不一样,他好歹还能摸出个苗头,但依旧也是猜不透。

猜不透才有意思。所以沈博雅觉得这妞儿值得继续费心思。

这两天沈博雅就开着个皇冠带着孔雀在w市里面转悠,这必须要去的地方,那肯定就是她心心念念的JF公园。

门口停满了车,他车头一转,继续往前面开。然后到了一个门口写着“军事重地”的地方停了下来。把车就往门口画好的停车位放好,就带着孔雀关好车门走了。偌大的个地方就只有这一辆车,显得非常突兀。

后面跟来辆车,估计也是找不到停车位想就近停下的。刚刚往这里一停,马上站岗的士兵就过来了,“对不起先生,这里是军事管理区不能停车,请您挪步。”

奶头好大,下面好多水水—绑在柱子上用毛笔调教——风情万种(高干)